普惠金融国际学术会议系列二|顾建忠:服务小微,别有洞天;普惠金融,大有未来!


导语:2019年6月19日,普惠金融国际学术会议在上海财经大学召开。来自全国的四十多家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高校及政府单位等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会议,围绕“普惠金融”就理论、产业、市场、科技等各方面展开建设性地对话和探讨。本次会议由上海财经大学、法兰克福财经管理大学和上海农商银行联合主办,上海国际银行金融学院和德勤中国联合承办。


14999914.jpg顾建忠


上海农商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

经济学硕士、经济师;

曾任上海银行公司金融部副总经理兼营销经理部、港台业务部总经理,上海银行公司金融部总经理、授信审批中心总经理、营业部总经理,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综合协调处副处长(挂职)、金融机构处处长(挂职),上海银行党委委员、人力资源总监、人力资源部总经理、纪委副书记,上海国际集团副总经理、党委委员。现兼任上海市第三届金融青联副主席、上海股权投资协会副会长、上海市第八届青年企业家协会执行会长。



以下为顾建忠行长现场演讲实录(节选):

 

尊敬的各位来宾、专家学者、朋友们:


大家上午好。


在2013年之前,我在上海银行工作,我记得03年,那个时候我从分支行调到总行来,当时上海银行总行就有中小企业科,当然上海银行的中小企业跟我们农商行的中小企业可能在定位、业态不完全一样,但不管怎么样,上海银行作为城商行,也非常重视中小企业的发展、中小企业的金融服务。



回想我做这个小微金融服务也有十几年,我觉得分成四个发展阶段:


第一个发展阶段叫“三个不”,我用“三个不”来演变——“不想做、不敢做、不会做”。所以那个时候,我记得很清楚,银监会当时就在关注中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六专机制、专营机构,我们也做了一系列的体制机制的布局改革。


第二个阶段是“想做了、不敢做、不会做”


第三个阶段是“想做了、敢做了、不会做”。不会做的结果,一大批的不良贷款、不良资产出来。普惠金融的一个应有之义是可持续,如果不良贷款大幅上升,那你这个机构又倒过来变成被普惠的对象了,不可持续也是国家政府和社会不喜欢看到的。


第四个发展阶段就是去掉三个“不”,变成“想做、敢做、会做”,最后结果做得好,所以我觉得我们正迈在第四发展阶段的康庄大道上,各种各样的条件和环境在逐步地具备。大家可以看到,因为我是,我是2015年从上海银行调到上海国际集团,PE/VC我做了四年,去年12月底又回到商业银行,所以开始又进一步地从商业银行角度关注普惠金融和中小企业。去年年底从习总书记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从李克强总理去视察几大国有银行,提出了很多的要求,其实都是从小微、普惠金融这个角度进行切入的。


所以我总结几句话:服务小微,别有洞天;普惠金融,有大未来。这个在我思想中、在我们农商行里,都是形成共识、统一理念,坚定定位、明确目标的。所以前面刚才致辞的时候我也说了,与其说普惠金融是我们的贡献、是我们的社会责任,还不如说普惠金融是社会和市场给了我们一个转型发展的机会。


下面我就从三个方面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的体会和理解。


一、普惠金融理论与实践在国内外的发展情况


从国际层面看:


2005年,联合国在宣传“国际小额信贷年”时,首次正式提出“普惠金融”这一概念,指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


2006年,世界银行出版《建设普惠金融体系》一书,认为普惠性金融的内核是让所有人特别是穷弱群体拥有平等享有金融服务的权利。


在实践上,大家都知道2006年尤努斯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格莱珉银行,我们当时专门研究过,在孟加拉国的小额信贷都是几千元钱,相当于人民币三千元、五千元,不超过一万元钱。给农村,特别是农村妇女的创业和就业,支持贫弱群体养家糊口、摆脱贫困,非常不容易,非常伟大。同时国际组织也纷纷成立普惠金融联盟、G20普惠金融专家组。


从国内层面看:


中国小额信贷联盟是我国最早引入“普惠金融”这一概念的组织,其最早于2005年提出了“推进普惠金融体系,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宗旨。


2013年,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正式提出:“发展普惠金融, 鼓励金融创新”。


2016年,国务院在《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首次从国家层面对普惠金融的概念进行了界定:指立足于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特殊群体是当前我国普惠金融重点服务对象。


但这里面有2个概念要理清:第一,普惠不是慈善,必须坚持商业可持续,慈善是相对单方面的赠与。前几天我在一个民营企业座谈会上说,我们会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为民营企业提供最好的支持和服务。有企业家提出应该称为合作,金融机构发放贷款,企业按照市场定价偿还利息,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说,普惠和慈善是并不能划等号。当然可以结合起来做。第二个,普惠和长尾经济也不一样。长尾经济偏向于从经济利益的角度、从资本逐利的角度去考虑,如果普惠完全按资本逐利,很多机构、很多资本就不愿意做了。所以普惠金融我觉得是带有社会责任的盈利的模式,如果没有社会责任感地去做,一定做不好,同样地如果没有盈利机制和可持续的普惠,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我觉得这两个概念要区分好。


当然普惠里还有一个概念是我们比较偏向信贷支持,其实普惠金融含义很广,我觉得至少还应该包括:比如支付结算和存款理财。现在比较好的是中国的移动支付很发达,普通老百姓基本都是手机支付,所以这一块功能科技金融公司与传统银行金融机构形成了很好的互补。现在我们在支付结算上和微信、支付宝有合作,农商行称之为宝码行动,支付宝扫钱码,我们为几千户批发市场柴米油盐的小商户提供服务,我们的服务是整体性的服务,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要求是服务的单价成本要下降,否则不可持续。所以我们依托科技手段控制成本下降,整体收益是算得过来的,但我和大家报告一下,也就勉强盈利。但是我一直说,我们的定位就是这样,普惠金融是我们的初心和使命,我们必须要做。



二、上海农商银行在普惠金融方面的实践探索


(一)主要业务现状


截至2019年一季末,我行全口径国标小微贷款余额约1353亿元,1000万(含)以下两增两控口径小微贷款余额约235亿元,在辖内中资法人银行中占比分别为约40%和50%,规模均排名第一。全口径涉农贷款余额494亿元,在上海同业中占比约30%,继续保持全市规模及权重第一的市场地位。为全市1700余户科技型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服务,贷款余额近220亿元;我行设立的科技专营支行,张江科技支行科技型贷款余额40亿元,在沪上7家科技专营支行中排名第一。


(二)主要工作措施


我们大力发展移动金融。积极研究大数据和智能化应用,推进移动金融创新,借助手机银行、微信银行等移动终端为普惠受众提供在线化、智能化的实时服务,并探索通过提供API/SDK等方式,支持各普惠服务需求方在教育缴费、金融信息查询等不同的应用场景自行组合和应用。近期,我行全线上个人消费贷款鑫E贷正式上限,依托生物识别技术,运用全网大数据抓取手段,构建起针对借款申请人的上百个信息维度的数据体系,对借款申请人实施精准信用画像、额度测算、贷款投放,是我行依托大数据、云计算,有效降低信息不对称和获客成本的一款全线上秒批秒贷产品。


其中我特别要强调的是我们对场景的应用特别重视,实际上场景至少解决两个问题:第一,真实性;第二,风控。所以现在我们给居民小区提供物业缴费管理,大的小区可能一千多户,小的可能一、二百户,都是金额不大的,管理非常麻烦。我们现在运用金融科技的手段,运用网上线上的手段,让每个老百姓家里、自己手机上面都可以看到他的缴费金额多少。



我们坚定贯彻乡村振兴战略。我经常说农村里的三块地一定要盘活——农业用地、宅基地、建设用地。资产不流动,资产是没有价值的或者说价值不高的,所以一定要盘活。我们是上海市同业机构里做农业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的金额最大,大概90%的份额在我们这,所以我们是真正践行普惠和三农的。那么像农业承包地,从支持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种养大户角度出发,我们会继续大力推广。第二就是宅基地,我们马上就要推出“宅基地农民住房更新改造贷款”。第三个是建设用地,也就是红证。这两天经济新常态、新阶段,中央也是有很多的政策调整,日前上海市首个集体土地入市建设租赁住房项目,位于松江泗泾,正式开工,应该也会是未来上海集体建设用地的一个使用方向,现在我听说和三农相关的化,在一定范围内也可以做商业开发。所以针对这“三块地”,我们积极想办法落地,要真正地有独特的、创新的产品出来。此外,我们不断创新服务手段,推出涉农主体品牌质押、专利权履约保险贷款等。携手安信农保、主要郊区政府等合作机构,通过农业农村部新农直报平台专属线上融资产品开发、三农金融保险服务站合作共建等形式,打造“银保政”三农金融生态圈。


我们不断完善全周期的科创综合金融服务体系。科创企业的风险实际上还是比较大的,行业的要求很高,我称之为行业金融。我们的思路是四个字,高、低、内、外。高:高度统一思想,这块业务必须要做。低:必须脚踏实地,稳扎稳打,既不能保守又不能冒进。内:练其内功,我们的产品、技术、风控要跟上。外:借助外力,我们目前借助外力主要是2个,一个是PE/VC机构,特别是VC,A轮、B轮、甚至是Pre-A,我们会积极跟进,但其中有很多技术难度,我们正在解决。现在我们的很多风控全部用大数据、网上的做法,可以降低我们的人工成本。还有我们的一些机构,包括政府部门,比如科委,我们和科委最近在沟通,目前上海市高新技术企业大约900多0家,获得银行服务的只有3000多家,后续我们要想办法跟进。这真的是别有洞天,量大得不得了,关键还是看我们有没有金刚钻来揽这个瓷器活,要有一系列的服务。针对科创企业不同生命周期,推出鑫科贷产品系列,通过信用贷、订单贷、股权贷等无抵押融资产品,联动市科委、科技创业接力担保公司、市担保中心等外部增信机构,帮助轻资产运营的科创企业解决融资难问题。不断探索“股、债、贷”相结合的综合金融服务模式,针对生物医药、高端装备、集成电路等新兴产业,推出“鑫动能”专项计划,通过“一鑫二专三支持”体系搭建,为科技型企业提供全周期、全流程、全价值链的综合金融服务。不断深化投贷联动机制建设,对内,整合联动公金、资管、金市等投行服务力量,对外则积极与PE/VC基金、高校科研院所、科委专家库等搭建合作平台,为科创企业的“募投管退”聚合最优的行内外资源。


我们始终协同长三角兄弟金融机构共促普惠发展。发起成立了农商银行(上海)合作平台,携手24家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团结互助,互利共赢。牵头举办了首届“长三角农村金融座谈会”,汇聚三省一市农村金融机构的集体智慧和力量。2018年,我行通过设立在嘉善、昆山的分支行机构,为当地县市的小微企业发放贷款29亿元,平均利率水平低于当地同业约0.5个百分点,体现了上海金融业辐射带动长三角农村金融协同发展的积极作用。


我们始终不忘初心,切实把普惠金理念贯穿于金融服务中。我行长期致力于上海郊区基础金融设施建设投入,我们农商行的网点布局,我们三分之二的网点布局在外环线以外,外环线以内只有三分之一。大家都知道,外环线以外绝对是郊区,或者叫农村,在郊区设有网点近300个,布放各类金融自助机具1000余台,几十年如一日不断把服务触角延伸至郊区各个角落,像我们这样在上海农村地区这么密集地有网点的,在上海同业是最多的一家。所以这一块我也是觉得践行了普惠金融的服务理念。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我们2018年小微贷款的利率水平,不超过5%,整个上海市的平均水平是6.8%,整个上海的法人银行是5.85%,2018年我行普惠口径下小微企业贷款加权利率显著低于上海中资银行平均利率水平,全年为8900余户小微企业节约融资成本近4亿元,“真金白银”让利与小微企业。


(三)面临的主要问题


一是普惠金融发展模式有待探索。相较于传统的政策性金融和纯商业性金融,普惠金融的健康发展需要在社会公益性和商业可持续性之间寻求一个最佳的平衡点。他国的诸多创新尝试,比如印度依靠政府投入支撑的小额信贷模式、孟加拉格莱珉银行的小组贷款模式等,都取得了一定效果,但考虑到发展阶段、市场环境、融资需求、技术革新程度的不同,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普惠金融发展模式还任重道远。


二是普惠金融覆盖面有待提高。受制于成本及渠道限制,传统商业银行物理网点很难覆盖到边远及相对落后的地区,不同省份区域间金融服务的有效供给也由于各地的金融基础设施条件及数字普惠金融能力而有所差距。要实现金融全面覆盖,打通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需要金融机构持续的实践深耕,也需要金融科技的持久赋能。